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際

欠債不還 阿根廷又要成“老賴”?

出處:國際 作者:楊月涵 網編:段躍 2019-08-20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 571億美元的貸款就要打水漂了。一場意外的大選初選,一場股、匯、債三殺的恐慌局面,讓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的執政生涯亮起了紅燈。如今反對派候選人的優勢已經越發明顯,而其最新的動向已經瞄準了馬克里去年好不容易爭取來的貸款——比如破罐子破摔,不還了。在一部分阿根廷人眼里,IMF并不是“救世主”,相反可能成為“吸血鬼”,這一刻的阿根廷,似乎真的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8

賴賬

在眼下這個時段,阿根廷反對派總統候選人費爾南德斯的任何說法都值得警惕。路透社援引阿根廷《號角報》18日的報道稱,費爾南德斯在采訪中透露了一個關鍵的信號,即阿根廷目前無法償還IMF的貸款。在外人眼里,這樣的做法多少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但在費爾南德斯的口中,無法償還貸款已經成了阿根廷目前條件下“不容置疑的現實”。

無法償還貸款的說法不是危言聳聽。當地時間16日,惠譽和標準普爾兩家國際信用評級機構便已經率先對阿根廷發出了黃牌警示,當時兩家機構于做出了同樣的選擇,下調阿根廷的主權債務評級,其中惠譽將阿根廷評級從B下調兩檔至CCC,而標普則將阿根廷評級從B下調一檔至B-。

按照惠譽的說法,馬克里政府在大選初選中的糟糕結果導致今年10月大選后該國政策失去延續性的風險大增,而這一問題一番的連鎖反應將在短期內令阿根廷主權債的流動性受損,并增大債務可持續性面臨的風險。標普評級的說法與惠譽基本無二: “初選后金融市場的劇烈動蕩,已大大削弱了該國本已脆弱的金融基本面。”

當然,費爾南德斯還不能完全將債款置之不理。根據路透社的報道,費爾南德斯提到,會與債權人坐下來討論看是否能達成新的安排,這樣的說法直指自己曾在2005年時擔任阿根廷內閣首席部長時進行的債務重組協商。

據了解,2001年爆發經濟危機后,阿根廷政府曾在2005年和2010年重組債務,大約92.4%的債權人接受重組,但部分債權人堅持在全球范圍內扣押阿根廷資產或訴訟索取權益。直到2014年,美國紐約聯邦法官格里塞作出的判決對約占總數1%的債權人有利,從而引發阿根廷與這些債權人長期的法律糾紛。

微信截圖_20190820011846

恩怨

錢還不上的同時,費爾南德斯還多了些埋怨。報道稱,費爾南德斯提到,阿根廷與IMF的關系應該是互相尊重的,言下之意指責現任政府的“屈從”態度。

讓費爾南德斯耿耿于懷的這筆貸款,要從馬克里說起。去年4月,阿根廷比索遭遇斷崖式暴跌,馬克里緊急請求IMF貸款馳援,最終達成3年期571億美元貸款協議,而這也成了IMF自成立以來發放的最大一筆貸款。

貸款來得并不容易。在馬克里2015年接手阿根廷總統之位之前,阿根廷就因為曾對950億美元債務違約,因此被排除在國際金融市場之外達15年之久。為了能獲得這筆資金援助,馬克里一再表示,阿根廷2019年的債務違約可能性為零,而獲得這筆貸款的代價就是,阿根廷要加快削減財政赤字的步伐。

后一點徹底點燃了阿根廷人的憤怒,成千上萬的人走上街頭抗議馬克里的政策。對于馬克里的改革,阿根廷人不買賬,不僅不滿緊縮政策,而且更多的憤怒來源于IMF。

2001年的那場經濟危機中,阿根廷人普遍認為,IMF是這場危機的罪魁禍首。如今昨日重現,也難怪費爾南德斯不久前承諾,如果贏得大選將尋求重新修改阿根廷與IMF達成的570億美元貸款協議。

值得注意的是,IMF似乎也不能完全獨善其身。14日,印度知名經濟學家賈亞提·戈什還撰文指出,IMF以債務國實施財政緊縮為條件來換取貸款的原則應該改變。按照他的說法, 讓債務國實施不切實際的財政緊縮,只會加重這些國家的財政負擔,令其經濟進一步惡化。

中國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史沛然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在碰到危機的時候,寬松的刺激政策是比較有效的,但對于阿根廷這樣的國家,是不能放任其繼續寬松的。IMF確實已經盡力了,按照阿根廷的資質,去年阿根廷是達不到IMF的貸款資格的,但因為右派政府所以做出了借款的決定,可如今右派改革又沒有成功,左派或者說是中左派又說可能違約,整體的情況比較糾結。

死局

借錢不是,不借錢也不是,IMF太難了。但不管IMF的機制是否有問題,總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即問題出在阿根廷身上。面對阿根廷的問題,570億美元的援助只能治標不治本,至于“本”在哪,或許阿根廷自己都不知道。

一個諷刺的局面是,去年為了拿下IMF的貸款,馬克里曾斷言,他已為明年的連任做好了準備,但現在看來,初選已經栽了的馬克里翻盤的希望已經越來越小。樹尚未倒,猢猻已經要散了。17日,阿根廷財政部長尼古拉斯·杜霍夫宣布辭職,在給馬克里的辭職信中,杜霍夫言辭懇切,辭職則是為了聽取民意,在經濟危機面前,政府經濟班子需要作出重大更新。

而在這之前,馬克里還曾緊急滅火,推出一系列針對低收入群體和工薪階層的救助措施,包括提高最低工資、降低工資稅、限定汽油價格不變等內容。

從曾經一門心思吸引外資、恢復阿根廷在國際上的信譽到現在轉向國內,馬克里經歷了一個巨變,但馬克里巨變的背后,阿根廷卻始終沒變。金融風暴、債務違約、貨幣閃崩始終困擾著阿根廷,高失業率、高通脹、高負債依舊沒能擺脫,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阿根廷國內失業率超過10%,通脹率更是達到了夸張的55%,截至2018年底,阿根廷公共債務更是占到了國內生產總值的80%以上。

史沛然稱,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阿根廷找不到經濟發展的引擎,進口替代化使得制造業沒有創新力,之前的外匯管制讓服務業和外資基本上也“完蛋”了。在馬克里的改革里,強調自由市場是希望能夠恢復國際市場的信心,但這個空間在哪里?馬克里可能希望用空間換時間,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馬克里政府似乎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這可能不是他的政黨和政府單方面的責任,更多的是積重難返。

如果從一個更大的視角來看,史沛然分析稱,如今全球經濟矛盾重重,發達經濟體之間打架,發達經濟體和發展中經濟體也打架,美國的降息預期沒有想象中的有效,全球資本都風聲鶴唳,發展中經濟體要受到牽連都是規模性的,但因為阿根廷本來就是很脆弱的經濟體,又在制度上沒有外匯管制,肯定要受到影響。

北京商報記者 楊月涵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jdb财神捕鱼辅助器 32449668718340816152481281883657667510974929815839965618892752852193155127191712277565508977161837685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